虚无缥缈、无影无踪的“风”怎么画?

2018-07-11 张雄艺术网专稿张雄艺术网

张雄艺术网讯 庄子《齐物论》中写风:夫大块噫气,其名为风,是唯无作,作则万窍怒呺,而独不闻之翏翏乎?.....泠风则小和,飘风则大和。都说:画人难画手,画兽难画狗,画花难画叶,画树难画柳……那么,对于看不见、摸不着的风,画家们又会怎么画呢?


如何表现风,并把它画出来?这个命题与宋徽宗的考题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画家需要通过“几只蝴蝶追逐着马蹄蹁跹飞舞”的场景来突出“香”,同样,对于虚无缥缈,无影无踪的风,画家也需要通过其他事物来表现它。接下来,就让我们一起透过几幅作品,来看看画家们都是怎样画“风”的。


夏昶《墨竹图》:片片竹叶迎风摇曳 风情万种


夏昶(1388-1470年),明代画竹高手,被誉为“明代画竹第一人”。据说夏昶是当时最会画竹子的人,人们争相以重金购买夏昶画的竹子,有“夏卿一个竹,西凉十锭金”的说法。


夏昶《墨竹图》


夏昶《墨竹图》


夏昶的《墨竹图》描绘的竹叶纷披、临风摇曳之景。图中翠竹起笔收笔以楷法运之,既使得笔墨厚重,又得潇洒清润之姿。竹叶的安排错落有致,落墨即成,不见复笔,并以墨色浓淡分出前后,层次分明。竹节用笔劲利遒健,竿瘦而叶肥。笔势变化多端,挺劲潇洒。布局新颖,气息清新。


夏昶的《墨竹图》描绘的是“清风叶正响”的场景。通过竹叶向右边飘舞的形态,使人一看,就强烈地感到有一股狂风正呼啸吹过,还似乎能听到竹叶互相摩擦的“沙沙”声,画面虽然没有直接描绘“风”,但确确实实让人感觉到风的存在,颇有种“无风胜有风之感”。片片竹叶于风中摇曳,风情万种,充分体现出“迎风”之意韵。


李方膺《潇湘风竹图》:竿竿叶叶迎风傲立 淡看风雨雷霆变


在清代“扬州八怪”中,李方膺最为傲岸不羁。他的画风放纵、苍劲、浑穆、豪迈,笔法简洁又活泼生动。他画竹时,喜欢用风雨作为背景,尤其喜欢画狂风中的松竹,虚实相间以营造特殊效果,《潇湘风竹图》就是这样的一幅代表作。


李方膺《潇湘风竹图》


李方膺《潇湘风竹图》


竹子本是相对静止的,是比较容易表现,但是若画风中之竹,就需要表现出“风”来,而“风”是抽象的东西,需要通过具体事物“竹”来表现。李方膺就通过竹枝的倾斜,竹叶的临风飞扬来表现无形的“风”,这样的用笔方式,恰到好处地展示了风中之竹。李方膺在《潇湘风竹图》中题“画史从来不画风,我于难处夺天工。请看尺幅潇湘竹,满耳丁东万玉空。”他画别人不敢画之风竹,竿竿叶叶都在与风搏斗,仿佛可见摇曳之影,闻叮咚撞击之声,不禁令人遐想:竹乎,风乎,人乎?


莫奈《撑阳伞的女人》:裙舞飞扬 奏响夏日狂想曲


莫奈《撑阳伞的女人》


莫奈《撑阳伞的女人》


在印象派艺术巨匠中,莫奈可算是最热爱阳光、最渴望阳光的画家了。在《撑阳伞的女人》中,他描绘了一位身穿洁白长裙、手撑阳伞站立在小丘上的少女。画面中,夏天的晴空飘着几朵白云,象一片无边无际的光的海徉。少女的草帽和洁白衣领间的蓝色丝巾在微风中轻轻飘荡,仿佛天女下凡。温暖的阳光,灵动的微风、翩翩打转的裙摆、随风飘荡的丝巾,一切都充满了爽朗的夏天气息。


波提切利《维纳斯的诞生》: 鲜花纷飞 那是暖风拂过


波提切利《维纳斯的诞生》


波提切利《维纳斯的诞生》


在波提切利的《维纳斯的诞生》中,维纳斯从贝中站起,升上了海面,风神把她吹送到幽静冷落的岸边,而春神芙罗娜用繁星织成的锦衣在岸边迎接她,身后是无垠的碧海蓝天。风神齐菲尔吹着和煦的微风,缓缓的把她送到了岸边;果树之神波摩娜早已为她准备好了红色的新装;碧绿平静的海洋,蔚蓝辽阔的天空,飞舞的衣裙,纷飞的鲜花,飘逸的头发营造出了唯美的意境。


透纳《暴风雪》:海浪、风雪交缠出深暗的漩涡


透纳以善于描绘光与空气的微妙关系而闻名于世,尤其对水气弥漫的掌握有独到之处。他画大海,画波涛汹涌,画风暴骤然而来的种种瞬间;那海上光的强度,云彩的变幻和风雨的流动......看似不经意间的惊心动魄,便是光与色极致的交汇,是自然的样子。


透纳《暴风雪:蒸汽船驶出港口》


透纳《暴风雪:蒸汽船驶出港口》


在透纳的暴风雪:蒸汽船驶出港口中,一切都不停息。翻卷的旋风把海浪高高卷起,空气中夹杂着雪花和海雾,天地一片混沌,隐约可以看到汽船的轮廓以及前进的方向。海水和暴雪裹在一起,忽左忽右,完全难以预料,它们的冲力又被水雾和光线神秘的流束改变方向。海浪和风雪怒吼着,交缠出一个深暗的漩涡,仿佛要将人吸进去,让我们真真地感受到了暴风雪的猛烈。

阅读339890

更多推荐

正在加载...
写评论
0